无标题文档
官网首页    武汉网络电视黄鹤TV
 
 
  当前位置:首页>>业务交流
 
2017中国电视综艺的三种状态:焦虑、思变、摸索
2018-02-07    新闻来源:

  迟彤彤

  2017对于电视综艺来讲,是过渡的一年,一方面现象级综N代疲软,新生代综艺水花小,电视综艺进入青黄不接时期;另一方面,离职潮减缓军心镇定,一线创作者探索新方向新内容,为电视综艺注入新生力量。

  所以,2017年有焦虑,在数量渐趋稳定后,质量与新意提出双重要求,电视综艺面临抉择;2017年有思变,重重压力下,电视人尝试升级软、硬件,开辟新类型新内容;2017年也有摸索,老牌综艺开新花,创新综艺排查误区且行且变。

  一、焦虑:政策收紧、网综竞争、电视综艺青黄不接

  2017年唱衰电视综艺的声音不绝于耳,从渠道到内容,从投入到营收,种种要素对比下,电视综艺的风头确实较网络综艺弱,不过业内专家表示,渠道从来都不是限制电视综艺发展的阻碍,头部综艺版权依旧是视频网站争抢的目标。但2017确实是电视综艺焦虑的一年,主要表现在三方面:

  1、综N代进入衰退期,仍占据头部资源

  老牌现象级综艺如《奔跑吧》《歌手》改名重新出发,依旧难以重回口碑巅峰,高口碑如《极限挑战》系列同样无法避免口碑下滑的局面。《中国新歌声》导演金磊坦言,“太多类型没有被激发,很多老牌节目碰到瓶颈。”

  算起来,2017是《中国新歌声》的第六季、《奔跑吧》的第五季、《歌手》的第五季、《极速前进》的第四季、《极限挑战》的第三季。尽管这些老牌现象级综艺出现不同程度的口碑、流量下滑,但本身积累的人气与可替代新综艺的缺位,让他们依旧占据最好的头部资源,也是电视台最能从视频网站手里获益的最大筹码。

  2、一哄而上,撞题材现象严重

  尽管经历过跳水类节目、体育类节目、喜剧类节目的大规模覆灭,2017年电视人依旧谨慎地模仿着、借鉴着。文化类节目,尤其是诗词类频繁出现,换汤不换药的类似形式影响节目的精彩度;科技类节目的形式同样大同小异,业内人士指出,“不少科普节目都是在拷贝国外的节目形式,在节目形态相同的前提下,各节目更多竞争的是猎奇性,而不是知识性。”

  诗词类节目如《中国诗词大会》、《向上吧!诗词》、《中华好诗词》、《诗书大会》,科技类节目如《我是未来》、《加油!向未来》、《未来架构师》、《机智过人》,不仅增加了同类型内容间的竞争,也让观众选择疲劳。

  3、综艺节目更新换代加快

  与现象级综N代作为固定制作项目延续不同,新综艺的更新速度越来越快,不仅会因收视、口碑不达标而迅速被替代,政策引导、行业趋势也成为重要影响要素。《天籁之战》制片人李文妤透露,“从2004年至2017年,全国各大卫视共推出近40档电视音乐节目,仅16档节目延续至今。”大多数音乐类综艺不温不火,迅速被其他内容、题材所替代。

  综艺更新速度加快现象在一线卫视尤为明显,除了当家头部综艺,比如湖南卫视《歌手》、浙江卫视《奔跑吧》《中国新歌声》、东方卫视《极限挑战》《欢乐喜剧人》、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最强大脑》、北京卫视《跨界歌王》等,大部分综艺都进行了大换血,《向往的生活》《演员的诞生》《非凡匠心》等综艺均是2017年新开播综艺。

  电视综艺之所以如此焦虑,离不开环境的影响,既有外部大环境不断推陈出新的作用力,也有自身内部环境的调节失控,内忧外患之下,电视综艺迫切需要寻找到新出路。

  焦虑的原因无外乎三方面:

  1、政策和整改风潮不断

  2017年影响最大的政策压力主要集中在两方面:全明星节目退出黄金档,多档综艺下架整改。6月份时传言广电总局调控主要分为四个方面:一是全明星真人秀将不得在卫视黄金档播出,旨在提高素人的参与比例;二是鼓励黄金档多播文化类节目;三是主持人和嘉宾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严格把关,禁止奇装异服和男扮女装;最后要求各电视台主要负责领导需亲自审查黄金档节目。

  这些调控要求被一点点证实:东方卫视《极限挑战3》由之前的周日晚上9点改为10点,浙江卫视《挑战者联盟3》挪到了周六晚10点,江苏卫视《来吧兄弟》周五晚10点档播出;多档节目后期调整嘉宾发色。

  另一方面,如果说网综的整改风潮是网台同标的必经之路,高口碑综艺《极限挑战》第三季和《见字如面》第二季先后整改,确实给了创作者下马威,政策的高压线越来越近,如何既规范又高效的完成创意创作成为摆在创作者眼前的首要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下架综艺整改后可以顺利上线,但2018年就没那么容易了。广电总局最新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节目备案管理和违规处理的通知》中明确指出:要进一步完善问题节目整改、警告、停播制度,严肃整治在政治导向、价值导向、审美导向上出现的问题。所有受到总局整改、警告、停播处理的节目,一律不得以成片、剪辑、花絮等各种形式复播、重播或变相播出,包括不得通过各种形式转移到互联网新媒体上播出。

  2、超级网综崛起冲击头部电视综艺

  据腾讯新闻数据显示,2017全年上线网络综艺103档,较2016年增加27%,头部综艺播放量破40亿,比肩电视综艺。网综渐成规模,对电视综艺确实造成不小的威胁。一方面是各种类型综艺全年覆盖和随时打开随时看的渠道优势;另一方面是2017年的新趋势,《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高投入的超级网综,直接冲击头部电视综艺。

  2017年暑期档,爱奇艺《中国有嘻哈》与腾讯视频《明日之子》两档超级网综齐发力,霸占话题榜、流量榜,与之同期的电视综艺声量严重受到影响。尤其是《中国有嘻哈》,不仅获得市场认可,在“传媒内参指尖影响力·综艺榜”调研中也获得不少业内同行的认可,认为纯网综艺在2017年带来了新的创作趋势。

  3、电视综艺自身内容竞争力减弱

  内外环境作用下,电视综艺的试错成本不断增加,创作者也更加谨慎,这导致综艺节目求稳重于求新。于是,2017年电视综艺有一个明显特征:老牌综艺撑不住,创新综艺扶不起,尽管老牌现象级综艺口碑、流量下滑,仍然是电视综艺的领头羊,创新综艺或口碑、或流量总有不足之处,难以被传统现象级综艺的标准认可。

  《天籁之战》总导演李文妤提到,做节目最大的压力来源于“新鲜感”,“高手都已经过过招儿了,赛制和形式也已经没什么花样可讲了。”《阅读·阅美》总导演王海敬也表示,“同质化是文化节目现阶段难以突破的瓶颈,怎么从差不多的东西里面开拓出文化这两个字的外延,到底文化还有多少东西我们可以去做,这个是比较困难的地方。”可以看出,无论是老牌强劲题材音乐类,还是新兴题材文化类,都在困境中寻求着突破。

  二、思变:焦虑之下,电视综艺2017年仍有可喜变化

  2017年对于电视人来说确实不是轻松的一年,政策压力、招商压力、创新压力引发焦虑不断,但焦虑是不可避免的,最有韧性的电视人顶住焦虑所做出的改变更值得关注。

  1、硬件方面:升级舞美,注重细节

  近几年,电视综艺越来越重视舞美视效,尤其是2017年,舞美已成为同类节目竞争的重要砝码。

  文化类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舞美设计灵感来自于中国传统的符号“画卷”,交叉穿梭成一个立体的、多空间的四维影像设计;《向上吧!诗词》采用立体三角形打造的竞技舞台,“守关团”与“挑战团”阵地以红蓝两色区分;《诗书中华》采用“曲水流觞”的表达形式,将舞美“流动起来”。

  科技类节目:《机智过人》舞台上设有36块透明屏幕(冰屏),观众席设计了悬浮座,传递出“未来已来”的核心思想;《我是未来》采用六轴机械臂舞美、CG场景营造、人工智能“小冰”实时交互,全息投影出了早已灭绝的猛犸象;《未来架构师》的舞台由一块270°沉浸式环幕组成,会根据舞台上演讲者的发言实时转化为文字呈现在上方的大屏幕上。

  音乐类节目:《天籁之战》第二季金字塔变太空舱,并运用冰屏制造隐藏空间,增加可移动的数控灯变换造型等机关设计,营造出多重空间概念上的舞美;《梦想的声音》第二季采用机械臂搭建梦想的台阶,利用冰屏为舞台实现多种层次的视觉变化。

  2、软件方面:革新内容,多元尝试

  (1)文化、科技类节目增加

  随着音乐类、喜剧类等综艺大类逐渐走向创意瓶颈期,2017年涌现出大量文化、科技类节目,诗词、信件、日记、戏曲等形式多样,高科技与人类的交锋同样看点十足。《见字如面》导演关正文表示,“人类文化消费一直以来是恒定的主流,而不是支流,不是所谓清流,不是所谓逆流,它真的是主流。”

  《我是未来》节目总策划、唯众传媒创始人杨晖也表示,“现在的科学节目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每个节目都会有自己的定位和风格,我们可以很骄傲的说自己的节目是原创的果实,我们也相信‘百花齐放’的景象会让这类节目更出彩。”

  (2)新造“慢综艺”概念节目类型

  “慢综艺”概念始于年初《向往的生活》,爆于四季度多档生活类综艺的火热,但在很多创作者眼中,“慢综艺”并不是独立概念,甚至“快综艺”与“慢综艺”除了节奏外并没有明显区别。

  尽管概念比较模糊,但创作者普遍认同回归生活的节目走向,《中国新歌声》总导演金磊在调研中做了形象比喻:快综艺好比火锅,大家喜欢迅速地排解、表达自己快乐的情绪;慢综艺就好比日料,喝点玄米茶,静静地与三两好友聊聊天,分享一些舒适、舒坦。火锅吃多了你也想吃点本帮菜和日料,这是人在情绪上的需要,他们是互为补充的。

  (3)全新原创内容探索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指出,“综艺节目的题材资源选择比模式选择更为重要”。在买光世界成熟模式、模式本土化改造之后,电视人开始尝试有中国特色的创作,一种是深挖独有的文化,另一种则是举一反三再创新。

  除了开年的《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引发较大讨论声量外,2017年第四季度再次爆发小高潮,《演员的诞生》将演技这件事拿到舞台上公开来说,《国家宝藏》将演绎与文物结合还原中国历史,全新拼演技的内容题材引发线上线下讨论,为2017年的台网综艺之争扳回一城。

  三、摸索:电视综艺未老,现象级标准已变

  将2017定性为过渡的一年,还有一个具体表现就是综艺概念的模糊和扩张。何为文化类节目?诗词歌赋是,读书、读信、读日记是,家风、道德、技艺也是;何为慢综艺?可以是三两好友偏居一隅记录生活,可以是几人组合开餐厅、做民宿,也可以是建房子、去生活;何为垂直类节目?亲子节目算,交友节目算,音乐节目也可以算。综艺概念的难以界定,虽然不利于受众分析的精确,但为文艺创作者提供了更多思考和创意空间。

  1、文化类节目的低流量与多元化

  政策和趋势裹挟下,文化节目成为贯通全年的热门类型,主打情怀如《朗读者》《见字如面》,主打知识如《中国诗词大会》《诗书中华》,主打传承如《儿行千里》《非凡匠心》,电视人探索出文化节目的多形式表达。

  不过,谈2017年文化类节目崛起多指数量,不仅真正算得上优质的电视节目屈指可数,收视率、流量也远不能与娱乐类节目相提并论,有数据统计,2017年仅《中国诗词大会2》收视率破1,网播量均未过亿。

  对于这样一类很容易曲高和寡的节目,创作者也在摸索拉近与观众距离的契机,比如信件载体之于《见字如面》,董卿符号之于《朗读者》,演员演绎之于《国家宝藏》,标志性选手之于《中国诗词大会》《国学小名士》都曾引发高关注度,不失为一种引流的好方法。

  2、全明星综艺探索星素结合的可行性

  第三季《极限挑战》素人的戏份大大超过了前两季,有网友好奇:“极挑”真的要走星素结合的路子了吗?严敏的答案是,全素人的综艺才是最高阶段。

  的确,不管是政策指导、明星要价等外界因素,还是综艺制作趋势的必然走向,都将全明星综艺引导向星素结合。《金曲捞》制片人姜方明指出,“国内综艺经历高速发展之后其实已经进入了瓶颈期,综艺市场上的节目内容开始出现日益严重的同质化,星素结合或许是一个综艺突破口。”

  但2017年的星素结合探索之路并不顺畅,《我们来了》第二季、《我们相爱吧》第三季的素人定位、设置等方面出现偏差影响了整个节目的节奏。姜方明认为,星素结合并不是单纯的将嘉宾构成从明星转变为素人,更多的是要求在节目内容上,也从明星为核心转为素人为核心。

  确实,星素结合并非节目制作的万能良药,更不该成为规避政策风险的搪塞借口,如何避免为了“素”而“素”,是每个电视人都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3、受众分化,大众题材与垂直内容并生

  在合家欢节目越来越难留住年轻观众的当下,电视综艺也改走垂直细分路线,但这不意味着要将内容小众化,关正文指出,“综艺天然就是大众的。当然这个‘大众的’大到多大,可能也不一样。比如《见字如面》,大家一开始都说这是小众题材,但是传播时候的受众量又比较大。所以不能说某个综艺题材是小众题材,它其实是满足了足够规模的观众的内心需要。”

  这在2017新生代综艺中表现得格外明显,比如慢综艺,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中餐厅》《亲爱的客栈》、东方卫视《青春旅社》、浙江卫视《漂亮的房子》、江苏卫视《三个院子》都是看到了都市年轻人渴望回归平静安逸生活的需要。《奇幻科学城》联合制片人徐立伟在调研中总结道,“垂直类综艺”是对过去某种稀缺领域的内容补偿,是一次“不按常理”的定位选择却又“合情合理”的文化传播。

  4、拒绝唱衰,“现象级”标准正在改变

  冷凇一直反对“唱衰电视”,他坦言,“电视开机率下降”与“电视短视频化传播”“社会热议量激增”是并存的,一方面,遥控器相对于手机的智能推荐,丧失了精准的到达与选择优势,但另一方面,电视由于广场语境所具有的传统线性播出结构,反而成为移动端议论与讨论的优势,如近期《演员的诞生》的话题效应持续放大,这是网络端所无法比拟的。

  冷凇曾在2017“指尖上的综艺”移动影响力高峰论坛上重新为现象级节目划定标准:公交里有人看,社会有人议论,朋友圈有人转发。以这个标准来看,《朗读者》《向往的生活》《演员的诞生》等都可以归为新“现象级”综艺。

  2017年可以看到新“现象级”综艺率领同类型综艺开疆扩土,也可以看到老牌“现象级”综艺老骥伏枥不断自我更新迭代,既有文化类、科技类综艺的集中发力,也有慢综艺、情感类综艺的温火慢炖。

  这些2017年多方向的摸索也为2018年的创作增添新的思路,各卫视的招商节目中已出现不少全新品类,比如湖南卫视的《小子好样的》《我要上太空》、江苏卫视的《我的新同事》、北京卫视的《童划婚礼秀》等。

  冷凇指出,未来综艺大发展趋势是“家国情怀与日常生活的美学化提升,垂直品类引爆大众围观,益智类知识类节目的回归,棚内与户外真人秀融合打通,公益类经营类节目迎来开局之年,周间IP变成资本市场的资源平台入口。”期待电视综艺创作者们打破焦虑,突破过渡期后的再爆发。

  (作者系公众号“传媒内参”编辑)

  责任编辑 朱帆

  
无标题文档
 
 
  > 广电要闻
  > 通知公告
  [TV-1]新闻综合频道
[TV-2]电视剧频道
[TV-3]科技生活频道
[TV-4]经济频道
[TV-5]文体频道
[TV-6]外语频道
[TV-7]少儿频道
 
  综合广播—AM873 FM88.4
交通广播—AM603 FM89.6
经济广播—AM1125 FM100.6
音乐广播—FM101.8
青少广播—FM93.6
 
无标题文档
武汉广播电视台 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武汉市汉口建设大道677号武汉广播电视中心 邮编:430022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