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官网首页    武汉网络电视黄鹤TV
 
 
  当前位置:首页>>业务交流
 

纵横自有凌云笔

——谨以此文铭记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八十华诞

2018-02-07    新闻来源:

  王晓清

  一个烽烟四起的时代,一位真正大写的人,一群血性的青年记者,一场“枪后的抗战”。八十年前创办的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用健笔捍卫国家民族尊严,用青春书写历史,留存了一段刻骨铭心、永不锈蚀的鎏金光影。

  中华国耻史上永远刻写着一个沉重而沉痛的年份:1937年7月7日。这一天,日本关东军的刺刀划碎了卢沟晓月,恬淡的平津深陷梦魇之中。远在陕北高原的中共领袖毛泽东,第一时间发出了“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的全国通电。一石激起千重浪,中国的抗战风起云涌,狂飙怒卷。

  “七·七”事变十一天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呼吁全国军民守土抗战。因“西安事变”而处于蜜月期的国共第二次合作,遭逢“卢沟桥事变”这一旷古国难,国共领袖为了国家至上的最高利益,共同开启了中华民族神圣抗战的铁幕。

  一时之间,“团结抗战”、“救亡图存”这一亿万人口传心诵的铁血意志,汇成一条愤怒的浩荡江河,在全民抗战的铁流中,喷涌着义愤、激情与血性。

  上海英租界汉口路。这条长2.5公里、上海人俗称为三马路的街道,报馆林立,通讯处云集,出版社众多,是抗战前夕中国新闻业的中心。享有盛名的《申报》、《大公报》以上海为总部向全国传递抗战的最强音。

  这是一份尘封八十九年的上海出版的《大美晚报》。这张具有美国教会背景的中文报纸的《记者座谈》专栏,在出刊90期后终刊了。《记者座谈》被迫休刊,但记者座谈会仍旧在上海霞飞路“文艺复兴”小餐馆时不时继续着。当1936年4月天津《大公报》设立上海分馆时,上海记者座谈会出现了一位身材并不高大、夹杂四川口音的青年。这个人就是《大公报》著名的战地记者范长江。

  这一年,范长江虽然只有27岁,但他已经是一位饱经人间风霜、尝遍人生苦难、挥写惊世骇俗文章的著名青年记者了。这部一月七版的畅销书《中国的西北角》,让范长江成为中国新闻界的风云人物,而随后出版的《塞上行》,让全国更多读者清晰认识了中共在西部抗战的真实状态。

  当范长江、孟秋江、徐盈、邱溪映、方小曾等这些《大公报》战地记者的身影闪现在上海三马路的记者座谈会上时,自然成了新闻抗战这一话题的主角。上海新声通讯社的编辑恽逸群、记者袁明,是聚餐会的常客,《新闻报》战地记者陆诒就是在餐会上结识比自己年长两岁的范长江的。左联作家夏衍、《新知识》主编杨潮、《文艺新闻》编辑袁殊、申时通讯社记者鲁风经常出入记者座谈会,纵论国内时事,情系抗战危局。

  “七·七”抗战的第二日,熙来攘往的上海霞飞路,来了一位神秘人物,这就是穿梭于抗日统一战线各党派、各社会群体之间的中共著名领袖周恩来。在一个不公开的小型座谈会上,周恩来指示负责上海文艺抗战的左联作家夏衍,成立一个公开的新闻救亡协会,以联合记者的力量支持抗战。时年三十七岁的夏衍,联络中共资深党员、上海救国会发起人之一的胡愈之,将新闻救亡协会的骨干力量投向了范长江和上海记者座谈会的新闻同行。

  范苏苏(青记协创始人范长江之子):“胡愈之在新闻界口碑很好,他有一个绰号叫文化大军参谋长。后来夏衍就找到他,胡愈之就说这个事情要由范长江来挑头,胡愈之的这个提议也得到了夏衍和其他新闻界同志的认同。后来夏衍在1937年10月初,召开了关于青记的第一次筹备大会。这次筹备会一共有7个人参加,这几个人是夏衍,还有我父亲,还有恽逸群、杨潮、陆诒,还有阿英、周钢鸣。”

  这里是上海山西路的南京饭店,1937 年 11 月 8 日晚 7 时,这家饭店的二楼,一个以聚餐名义而举办的小型会议,决定着未来三年中国抗战新闻事业的新走向。由范长江提议、取名为“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后简称为“青记”的创始会议在这里举行。羊枣、朱明、邵宗汉、袁殊、章丹枫、范长江、恽逸群、碧泉、彭集新、傅于琛、王纪元、王文彬十五位青年记者成为“青记”的发起人,会议推举范长江、羊枣、碧泉、恽逸群、朱明 五人为总干事,夏衍、邵宗汉为候补干事。

  陆良年(青记协著名战地记者陆诒之子):“真正11月8号他们在开这个会之前,我父亲11月初就到山西前线去了,孟秋江也到山西前线去了,但是他们之前就有过一个共识,所以把我父亲作为‘青记’的24个发起人之一。而且我后来看到‘青记’的成员名单当中,我父亲的名字排在第一位,第二位才是范长江,第三位是孟秋江。”

  当南京饭店的灯火摇曳之际,正值上海淞沪抗战烽烟惨淡之时。苏州河隆隆的炮声,国民党军队浴血抗战而渐现颓势。上海这座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已处于危殆之中。“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创始会议在匆匆通过草案、章程后,还来不及选定执行委员会就结束了。随着上海战事的日趋紧迫,“青记”总干事恽逸群、候补干事夏衍将《救亡日报》迁往广州、香港,“青记”总干事范长江与《大公报》战地记者徐盈、邱溪映、陆诒迁往汉口。从上海的初创集结到汉口的再度大集结,“青记”开始了她的极盛繁荣时期。

  狂飙突进的抗日烽火将九省通衢的大武汉推上了中国政治的核心舞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将总统官邸设置在武汉大学,国民政府国防部、外交部、财政部等大部分政府机构迁移到武汉办公。风云际会的武汉,成了中国抗战的临时首都,也成了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的中心。当国内著名新闻机构移师武汉,世界主要新闻通讯社在武汉三镇设立办事处、分社之时,武汉也成了中国的文化中心、新闻中心。

  1937年9月18日,为纪念“九·一八”六周年,天津《大公报》设立汉口分馆,出刊汉口版,以鼓动全国军民的持久抗战。应战地记者范长江的请求,《大公报》总经理张季鸾委派范长江到武汉,以熟悉《大公报》汉口版的编辑业务。在武汉这座抗战的大熔炉里,范长江广泛接触武汉新闻界的同行,也与国际新闻界记者编辑频繁结交。在范长江激情澎湃的思绪里,将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重新集结的构想,在他活跃的脑海里开始了新的酝酿。

  当范长江要在武汉将“青记”重整旗鼓时,中央社武汉分社采访部主任徐怨宇进入到了他的视线。1938年1月11日创刊的《新华日报》,当时没有房屋、缺乏印刷设备,就是范长江通过徐怨宇找汉口《壮报》转让的。当范长江要组建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时,徐怨宇说,“协会”这个名词很敏感,建议改为“学会”。范长江一口答应了。最后范长江以《大公报》记者的名义,徐怨宇以中央社记者身份,钟期森以《扫荡报》采访组组长身份向汉口国民党市党部申请备案,“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就这样初步成型了。

  这里是汉口黎黄陂路基督教女青年会旧址。七十七年前的那个早春三月,这里涌动着青年记者沸腾的热血,激荡着以笔为枪的抗战激情。中国青年记者大联盟在这里汇聚成团结抗战的力量海洋。

  1938年3月30日,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在基督教女青年会二楼礼堂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国民党中宣部部长邵力子,监察院院长于右任;新闻界代表张季鸾、曾虚白、邹韬奋、陈博生、王芸生、丁文安、王亚明、潘梓年;文化界人士郭沫若、沈钧儒、严宝航、金仲华;苏联塔斯社记者罗果夫、美国合众社记者爱泼斯坦和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目睹了这一盛况空前的大会。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以资深记者身份,作了热情洋溢的致辞,勉励青年记者为抗战竭忠尽智。上海、武汉、长沙、广州、西安、成都、重庆、香港以及南洋各地记者代表满怀着期待和希望与会。《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成立宣言》明确了“抗战一定能胜利”这一铿锵有力的坚定信念;大会选举范长江、傅于琛、陆诒、钟期森、曾圣提、朱明、徐迈进、陈子玉、夏衍、陈同生、恽逸群为理事,《大公报》记者范长江、《扫荡报》记者钟期森、《新华日报》记者徐迈进当选为常务理事,朱明为秘书。常务理事下设总务组、组织组、学术组,由肖英、冯英子、朱楚辛分别任干事。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还聘请《大公报》张季鸾、王芸生、生活书店总经理邹韬奋等十五人为名誉理事。 于右任为“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题写了招牌。《新华日报》记者张谔为“青记”设计了以笔作枪的徽章。“青记”总会设立在汉口华商街济世总里二十一号一间二十平方米的房间。5月19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给“青记”以“准予备案,仰即知照”的批文,并为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每月拨付一千元津贴。

  中华新闻记者协会原主席邵华泽:“‘青记’是在上海成立,后来上海沦陷了,武汉成了政治军事的一个抗战中心地位,新闻也是中心,当时很多报纸,《新华日报》也是在那里(武汉)办的,也是当时办起来的,青年记者学会后来变成总会了。”

  “手无寸铁兵百万,力举千钧纸一张”。作为一个全国青年记者社团组织,“青记”一成立就组织成员奔赴抗日的烽火前线。浸透在滚滚硝烟之中,跃进在血腥锋镝之余,青年战地记者用手中的钢笔交织成一道火网,为抗日战场谱写了一曲曲艰难、艰险而浴血奋战的英雄凯歌。

  金戈铁马烽火天,决战徐州最前线。1938年4月,徐州会战前夜。“青记”动员组织了一大批战地记者奔赴徐州火线。这位头戴铁盔、一身戎装、腰间斜插一把手枪的青年记者,就是“青记”创始会员石宝瑚。二十七岁的石宝瑚以重庆《新蜀报》战地记者的身份冲击在徐州前线,以“石燕”、“石炎”为笔名发表的徐州前线的战地通讯,激荡起川蜀之地的英豪之气。藤县血战中的川军师长王铭章、鲁南会战的喋血将军孙震、徐州突围的总司令李宗仁、武汉会战的黄埔名将陈诚,石宝瑚笔下的这一抗战群英谱,洋溢着中国军人的灏然之气。

  石葳(青记协著名战地记者石宝瑚之女):“有一次在徐州突围以后,他采访李宗仁,就提出要求,给前线记者配枪。后来他从一条小河下来,在船上一共有三个人,石燕就坐在船沿上走来走去,防卫别了手枪,当时他就做了准备。”

  这里是军事重镇徐州近郊的云龙山,这张以云龙山为背景的“青记”战地记者合影,记录着当年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捷青年记者的坚毅与艰辛。范长江、陆诒、石宝瑚、赵悔深、石西民这些青春风华的青年记者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用自己如椽大笔挥写了徐州会战最辉煌的篇章。

  赵悔深,这名时年二十七岁的河南《大刚报》特派记者与《河南国民日报》的记者乔秋远结伴奔赴徐州,结识了“青记”一大批战地记者。赵悔深采写的《板垣师团的溃灭》、《于学忠访问记》为徐州会战增添了精彩的一笔。

  宋致新(青记协著名战地记者赵悔深之女):“在云龙山就有范长江、陆诒,还有高天《扫荡报》记者,反正很多记者就一起,都是年轻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他们就激昂慷慨就议论,就说现在的消息报道太不畅了,后方的人都希望得到更多的前线的信息,我们要把这个记者团结起来,搞一个组织。”

  在战火纷飞的徐州前线,在台儿庄大捷的凯歌声中,以范长江、陆诒为骨干的“青记”组建第五战区分会,会址设在徐州。这个分会将徐州地区的新闻记者、随军记者团体联合起来,齐心协力传递抗日战场的消息。

  徐州会战前线,是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在汉口成立之后的第一次团体力量大集结。1938年5月27日,中共长江局以《新华日报》的名义在汉口为“青记”举行招待酒会,欢迎从徐州前线胜利归来的青年记者。中共长江局领导陈绍禹、秦邦宪、吴玉章,《新华日报》社社长潘梓年在欢迎会上答谢“青记”战地记者。这是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青记”理事单位《新华日报》、《大公报》、《扫荡报》、《武汉日报》、《救亡日报》、中央社、全民通讯社的战地记者形成了大联合。而最引人瞩目的是新加坡《星中日报》的黄薇,她是徐州会战的唯一一位女战地记者,泰国《华侨日报》的蔡学余作为海外华侨媒体的代表,成了酒会的焦点人物。

  这是一部甚为珍贵、出版于1938年1月的红色文献《增订西线风云》,这也是范长江到汉口后编辑的第一部战地通讯集。《增订西线风云》由《扫荡报》工务科印刷,汉口《大公报》、汉口生活书店总销售。范长江将林彪的《抗日战争的经验》、周恩来《目前抗战危机与坚持华北抗战的任务》选录其中,范长江支持、宣传中共在西北、华北战场的姿态跃然纸上。

  这是范长江在“青记”汉口成立大会前夕主编的一部大型的《抗战中的中国》丛刊。这一丛刊由汉口交通路的生活书店在1938年3月出版。丛刊收集了范长江、方小曾、胡兰畦、谢冰莹、徐盈等五名著名战地记者的八部著作。女记者胡兰畦的《淞沪火线上》、女将军谢冰莹的《在火线上》、徐盈的《抗战中的西北》十分引人瞩目。范长江主编《抗战中的中国》丛刊,集中战地记者的笔力与智慧,为全民抗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精神弹药。

  这部《徐州突围》,是“青记”在武汉编纂的战地通讯集。为了出版这一著作,“青记”还成立了王崐崘、范长江、石燕、陆诒、胡守愚、汪止豪等十多人组成的徐州突围编委会。《徐州突围》由邹韬奋创办的汉口生活书店1938年7月出版。邹韬奋为《徐州突围》开出了四百元的稿费,这是“青记”获取的第一笔稿费收入。武汉八路军办事处以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的个人名义向“青记”捐款二百元,为此,《新闻记者》月刊上还刊登了鸣谢启事。

  “积尺寸之功,以成山岳之大”。“青记”创始之初,就强化中国新闻队伍的业务素质培养,强调新闻人格的养成。这本珍贵的《新闻记者》,是“青记”学术组主编的学会会刊。从1938年4月1日《新闻记者》在汉口创刊,它成了“青记”联络会员、讨论新闻业务、提高战地报道水平的主要阵地。这部《战时新闻工作入门》是中国青年记者学会编辑、1941年3月重庆生活书店出版的重要新闻读本。《战时新闻工作入门》在记者修养、战时办报、游击文化诸多方面为青年记者提供养分,也成为敌后、大后方新闻记者编辑暑期班、培训班、研习班、新闻学院的教材。

  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磨炼着记者的毅力与斗志,也铸就着年青记者的新闻品格。“青记”十分注重会员的思想修养的塑造。“青记”总干事范长江提出,“有了健全高尚的人格,才可以配做新闻记者。”他向青年记者发出号召,“绝不拿任何一方面的一个铜板的津贴。”

  范苏苏(青记协创始人范长江之子):“我父亲在《怀来回忆》里表扬了汤恩伯,表扬了以后汤恩伯很高兴,后来在一个机会,派人给我父亲送了一张支票,5000块钱的一张支票,我父亲就拒绝了。”

  这里是汉口长春里,“青记”在这个里巷设立了“记者之家”,负责接待流亡到武汉的全国各地青年记者,给他们介绍报馆,安排住宿。在战争岁月,青年记者找到了这一归宿,感受到了“记者之家”的温暖。按照“集体生活,集体学习,集体工作”的原则,“青记”有意识的养成集体主义精神。住破旧房,睡地板床,吃大锅饭,一起写稿子,译电码、发电报,青年记者之间亲密无间,建立起深厚的战斗友谊。“团结就是力量”在“记者之家”有了真实的存在。继汉口之后,“青记”在长沙、在桂林、在重庆都建立了“记者之家”。

  “青记”成立不到三个月,大武汉保卫战拉开了铁幕。日军华中派遣司令官火佃俊六指挥35万军队采取“压制战略”,在水、陆、空三路逼近战时首都武汉。蒋介石坐镇武汉,指挥第五战区李宗仁、第九战区陈诚110万军队布防长江中游、大别山麓。大武汉保卫战,已经成为亚洲乃至世界反法西斯的关键战场。“青记”立即动员起来,投身到大武汉的保卫战中。范长江、陆诒、石宝瑚深入第五战区的赣北前线,到与日军激战的南浔会战火线上;石宝瑚采写的《赣北之行》,触摸到了军人临战前的心跳。在武汉,“青记”组织组干事冯英子率领青年记者参加了“七·七”抗战周年的万人大游行。冯英子回忆说,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在汉口中山公园集会演说后,游行的队伍人越来越多,越来越长。

  1938年10月24日,国民政府主动弃守武汉,范长江将“青记”总会迁往湖南长沙。11月15日,“青记”总会再迁桂林。这里是桂林环湖路二十号,沧桑烟雨为这所老旧的房子染上了历史的风尘。七十七年前,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总会设立在这里,一群为抗战呼号的青年记者为文化中心的桂林髹漆了一道灵动而闪烁的风景。

  “青记”在武汉保卫战的后期,因《大公报》拒绝刊登范长江的《抗战中的党派问题》,范长江与总经理张季鸾大起冲突,愤然辞职,离开了《大公报》。迁往桂林后,范长江与《救亡日报》、《新华日报》、《扫荡报》、《广西日报》广泛接触,国民政府军委会国际宣传处处长曾虚白提请范长江建一个打开国际宣传的窗口,范长江在征得周恩来的意见后,在李克农负责的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支持下,决定组建独立的新闻机构——国际新闻社桂林总社。这就是中国新闻史上著名的国新社。

  1938年10月20日,“青记”国际新闻社在长沙初创。11月20日国新社桂林总社组建。胡愈之为特约撰稿人,范长江任社长兼采访部主任,黄药眠任总编辑,黎澍任总经理。同一时期,“青记”在桂林成立南方办事处,中共资深党员陈同生任主任,以联络流亡到桂林的全国青年记者。国新社联合全国100多名战地记者,以合作社方式为国内外一百五十家报纸、通讯社提供战地通讯、新闻稿源,为中国抗战向世界发声。

  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与国际新闻社将记者群体分派到抗日战场的最前线,采写战地通讯,报道各大战区军情,组织游击办报,开办新闻训练班,培养随军新闻通讯员,编织了一道道坚强有力的新闻火力网。以中共为核心力量的国新社,在国统区撕开了国民党垄断新闻资源的一个缺口,以独立的新闻救亡团体,用合理合法的身份向世界传递中共敌后抗日根据地艰苦卓绝的军事斗争。这是一份烫金的国新社记者群英谱:刘尊棋、金仲华、王淮冰、于友、高天、宋黎野、谷斯范、郑森禹、唐勋、田方、唐海、胡绳、高集、任重、高咏、林珊、高汾、吴大琨这一举不胜举的战地记者,为民族解放缔造了新闻报国的不朽功勋。

  “青记”是一粒新闻火种,在桂林燎原燃烧起“枪后抗战”的熊熊烈焰。1940 年 6 月 1 日“青记”桂林分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合办桂林“暑期新闻讲座”,讲座涉及新闻报道、新闻编辑、战时新闻事业等。夏衍、王文彬、钟期森、胡愈之、孟秋江为课程讲师。“暑期新闻讲座”,语语真实,字字感人,为桂林培养了一批忠于新闻职守的青年记者。由陈同生负责的“青记”南方办事处在桂林开办了战时新闻培训班,开设“新闻学概论”、“战时新闻”、“国际形势讲话”等课程。邀请范长江,孟秋江、钟期森、王文彬、徐特立为课程讲师。约100名新闻培训班学员1939年初结业后即分别奔赴抗战前线,成为随军新闻的生力军。

  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击碎了桂林短暂的宁静。随着滇缅会战的临近、桂南决战的全面展开,集聚二十万人口的桂林,笼罩在日寇铁蹄的阴霾之中,这座抗战最艰难时期的文化新闻中心已危在旦夕。1939年4月,“青记”总会迁往国民政府战时首都重庆。

  这里是山城重庆的张家花园,一座典型的巴渝风情的院落。至今这座院落依稀保持着七十七年前的模样。范长江将“青记”驻渝办事处转为“青记”总会,以张家花园为总部的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缔造着她最后的鼎盛与辉煌。这个时候,范长江决定改组社团的领导机构。范长江任总干事,傅于琛任秘书,徐迈进、庄启东和冯英子负责会务。厉杰夫、沈舟、吴学文加入“青记”重庆总会工作。“青记”总会负责全国青年记者的联络,发展会员,继续编辑出版《新闻记者》刊物,油印《记者通讯》,向延安、晋察冀边区分派战地记者,一展“青记”在抗日救亡中的健笔雄风。

  铁肩担和平道义,妙手著抗日文章。这是一张1939年4月19日湖南邵阳出版的《力报》,严怪愚从范长江处获悉汪精卫将要在南京建立伪政府时,第一时间发表了《图作小朝廷之大傀儡,汪逆实行降敌卖国》的重庆专电,这是全国第一篇揭露汪精卫降敌卖国的新闻报道,引起国人极大愤慨。为新闻立法,为保障记者合法权益,“青记”组织组干事冯英子、中央社记者田玉振合写《改善新闻检查制度》的提案,提交给重庆国民参政会。在重庆永年春餐馆,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邀请了董必武、秦邦宪、沈钧儒、邹韬奋、史良、张伯苓、许孝言、刘伯闵、吕冀野各方人士与会,请他们为《改善新闻检查制度》的提案提修改意见。之后,国民参政会通过了“青记”这一提案,这在“青记”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

  凝聚抗日力量,集结救亡群体,提振国民士气,“青记”在重庆社交会堂举办了大规模的“全国报纸展览会”,展出了《救亡日报》、《新华日报》、《抗战日报》、《西北战报》、《扫荡报》等海内外大大小小五百多种报纸、新闻照片四十多幅。每天参观人数在三千人以上。这些报纸或油印小报、或铅印,报纸刊发的“一寸山河一寸血、誓与孤城共存亡”的浴血抗战的血性文字,纸背透露的誓死抗战到底的大无畏精神,激发起大后方军民抗日的澎湃豪情。

  “子弹与铅字共鸣,笔杆与枪杆齐飞”。抗日烽火线上,“青记”的战地记者以蹲战壕、睡石板、吃野菜、翻山越岭、蔽身江河港汊的坚韧不拔意志,向全国军民传递着“抗日必胜”的坚强信念。“青记”总会以此为基点,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大大小小七十二个分会、通讯社、办事处。发展“青记”会员近二千人。“青记”总会创办《新闻记者》月刊,各地分会也陆续创办了《新闻战线》、《青年记者》、《战地报人》、《记者通讯》、《新闻岗位》、《冀中报人》等四十多种刊物,成为抗日战场“喉舌之战”的重要阵地。在中华民族神圣抗战的有形无形战场上,“青记”森林般的刀笔,以文化兵站、流动报社、游击文化的方式,构筑起一条横贯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阵容强大的新闻火力网。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汉口总会宣告成立后,“青记”分会如雨后春笋,在全国各地次第开花,绘就了一幅铺天盖地、无所不在的“青记”庞大新闻网络体系。

  在沦陷区,上海分会、徐州分会、武汉分会、南昌分会、长沙分会、衡阳分会、邵阳分会、广州分会、粤北分会,成为插入日寇心脏的一把把锋锐的新闻尖刀;在国统区,重庆分会、成都分会、内江分会、宜宾分会、桂林分会、昆明分会、贵阳分会,成为集聚抗日青年新闻抗战的标杆。在敌后根据地,八路军延安分会、太行山区分会、吕梁山区分会、冀中分会、晋察冀分会、晋西分会、中条山分会、山东分会、江南分会,活跃在敌人的最前方,成为“枪后抗战”的一支金戈铁马的劲旅。

  “青记”会员钻山洞,跑地道,用脚板跑新闻,抛头颅写通讯,用鲜血和生命为抗日救亡奔走呼号,用手中的钢笔与日寇的钢刀作殊死决战。炮火雷轰无所惧,风云兼程新闻人。“青记”传播着文化救亡的星火,践行着文章报国的真谛。

  中国记协原党组书记翟惠生:“当时的新闻人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的命运,奔走、呼号,再动员更广泛的人民能够参加到抗日战争中来。这是说明我们新闻界,从始终,从开始就是永远挺立在时代潮头的,而且是永远和历史的重大事件联系在一块的。”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当抗日烽火燃遍神州,当国共合作突破蜜月期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开始施行“溶共”、“限共”、“反共”的政策,重庆的政治空气瞬间变得紧张而凝重起来了。已经成为秘密中共党员的“青记”总干事范长江,敏感地意识到新闻不自由了。1941年1月,皖南事变后,国共合作更形艰难;4月28日,中国青年新闻记者重庆总会被国民政府查禁取缔,一个存在了三年半时间、以新闻抗战救国著称的“青记”,就这样消散在历史的雨烟风尘之中。

  “凯旋门系白骨筑成,自由花是热血灌溉。”为国家独立,为民族解放,为了铁血抗战,“青记”跃进在炮火硝烟之际,挺身于刺刀肉搏之时,冲锋在黎明黑暗之前,不少优秀的战地记者为神圣抗战献出了年青而宝贵的生命。

  这位至今都不知道牺牲在何处、范长江口中称为“小方”的《大公报》著名战地记者方小曾,是第一个报道“七·七事变”的记者,也是“青记”牺牲在抗日火线上最年青的记者。

  大武汉保卫战,“青记”派出一批一批战地记者。菲律宾《华侨商报》的战地记者张幼庭,奔赴南浔会战火线。在九江江面,舰艇被敌机轰炸,张幼庭葬身江心。大武汉保卫战后期,《新华日报》奉命迁往重庆,在湖北嘉鱼段长江江面,日寇飞机炸毁航船,《新华日报》记者李密林、潘美年、陆从道以身殉职。

  这位是《扫荡报》著名的战地记者钟期森,他也是“青记”总干事之一。1944年9月,《扫荡报》在湘桂大撤退中,钟期森被日寇飞机炸死。国新社的战地记者李竹如、乔秋远、吴承德、李洪、雷烨、高咏、何民将年青的生命献给了这片浸透鲜血的土地。

  “青记”晋察冀边区分会,是“一手拿枪一手拿笔”游击办报的根据地。《抗敌报》、《晋察冀日报》是击溃日寇的重要新闻阵地。《新华日报》华北版记者何云,《晋察冀日报》的仓夷、胡畏、沈蔚等五十九位青年记者壮烈牺牲,赤胆忠魂长眠在太行山脉。

  “文章浩荡卫神州,笔阵横开壮志酬”。“青记”虽然被取缔了,但“青记”“新闻抗战”、“文章报国”的恢弘志向永远不会人为取缔。“青记”延安分会、晋西分会、冀中分会、晋察冀边区分会延续“青记”的革命火种,以报国之笔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活跃在中国文化新闻界的“青记”两千名会员,为新生的人民共和国新闻大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57年3月,在“青记”汉口总会成立十九年之际,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在北京正式宣告成立,她所承继的,是“青记”开拓的与时俱进的新闻薪火。抗日烽火中胎孕、诞生、茁长的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宛如一条浩荡的江河,冲激着奋然前行的共和国新闻事业一泻千里,万古奔流。八十年沧桑岁月如歌,八十年新闻事业如大江大河,一代代新闻记者为了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尊严、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挥洒着自己的理想。与时俱进,新闻事业波澜壮阔;与时俱新,新闻大厦高耸云天;与时俱创,记者荦荦群体,筑基新闻自信的新境界。

  (作者单位:武汉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责任编辑 叶宝妹

  
无标题文档
 
 
  > 广电要闻
  > 通知公告
  [TV-1]新闻综合频道
[TV-2]电视剧频道
[TV-3]科技生活频道
[TV-4]经济频道
[TV-5]文体频道
[TV-6]外语频道
[TV-7]少儿频道
 
  综合广播—AM873 FM88.4
交通广播—AM603 FM89.6
经济广播—AM1125 FM100.6
音乐广播—FM101.8
青少广播—FM93.6
 
无标题文档
武汉广播电视台 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武汉市汉口建设大道677号武汉广播电视中心 邮编:430022
鄂ICP备 05022490  鄂新网备 0101  网络视听节目业务 许可证号:1907177